首页 > 文件资料 > 领导讲话 > 内容

陈至立部长在教育部“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重点建设高等学校座谈会”上的讲话(2001年7月10日)

浏览次数:

同志们:

刚才听了清华大学等7所高等学校就开展校际合作、促进西部高等学校发展、参与西部大开发等方面的发言,很受启发、很受教育。“对口支援”工作,是一项非常具有战略意义的工作,也是一项政治性非常强的工作。因为它是实施党中央、国务院西部大开发战略决策的一个重要措施。江泽民同志指出:西部大开发,关键是人才。所以,我们要加快发展西部地区的教育,做到教育先行、人才先行。这是教育战线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

自中央决定实施西部大开发以来,东西部地区高校之间的合作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许多东西部的高校之间签订了合作协议。合作的对象,大多数是一个学校对几个学校,或几个学校对一个学校。例如清华大学和内蒙古工业大学、青海大学、西北民族学院、新疆大学等几所学校签定了合作协议。武汉大学、南开大学、西安交通大学与石河子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西安交通大学、南开大学等高校与新疆大学签订了合作协议。合作形式也是多种多样且内容丰富、范围广泛。从人才培养与师资队伍建设、学科建设、科学研究、科技开发与成果转化、实验室建设、管理干部相互挂职锻炼、信息互换,到学生间文化体育交流等方面进行合作。许多学校都是校领导亲自带队,到西部高校去考察和帮助工作。例如:西南交通大学的领导已带领有关人员到西藏大学进行实地考察,并对重点专业的教学计划等进行了研讨。类似的工作不仅仅是已经列入了对口支援和今天参会的学校在做,许多其它学校也在做。另外,东部的许多高校还与西部地区的企业及地方政府也进行了密切合作。总之,广大高校积极响应中央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做了大量的工作,产生了良好的效益和效果,正成为参与西部大开发的排头兵,对西部地区经济与文化的发展起着积极的推动作用。

教育部高度重视西部大开发。2000年3月,教育部制定了十项措施支持西部大开发,其中有六项是有关高等教育,这六项是:“加强西部高等学校建设力度,促进高等教育的相对均衡发展”、“充分发挥高等学校学科综合优势和研究力量的作用,加大对西部大开发的智力支持力度”、“重点建设西部地区远程教育体系,实施'西部高校校园网计划'”、“办好内地高等学校少数民族预科班和西藏班、新疆班”、“采取切实措施,鼓励、吸引高层次人才在西部创业”、“把西部教育摆在'十五'教育规划的重要位置”。去年,教育部从中央财政预算内专项资金(国债)中,安排了3.8个亿,专门用于西部13所高等学校的建设。今年还将安排9个亿的专项资金用于实施“西部高校校园网络建设”。教育部各司局也做了不少工作。学位办在学位点设置方面对西部采取了同等条件下优先设置的政策;学生司在安排研究生招生名额上明确向西部倾斜,2001年西部地区的研究生招生名额比全国平均数高出8个百分点;科技司和高教司一起启动了西部高校访问学者计划。 2001年4月2日,教育部印发了《关于公布西部地区高等学校高级访问学者入选名单的通知》,并拿出500万元支持从西部地区20所高校中选取的100名中青年教师,到东部地区高校及西部少数重点大学的国家重点实验室、教育部重点实验室或其他科研机构进行访问研究和课程进修。考虑到西部地区教学改革的实际需要,高教司在“新世纪高等教育教学改革工程”立项中,对西部地区高校的项目给予了较大的倾斜和支持,西部地区的高校共承担了128个教学改革工程项目。

以上是我们已经开展的工作,下面就“对口支援”工作谈几点意见:

一、认清形势,提高认识

首先,我们要在思想上对"对口支援"提高认识。对口支援是一项政治任务,是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国务院西部大开发的总体战略部署下,对口支援西部的教育有几个层次。一是中小学的对口支援。小学对小学、中学对中学,例如北京一百所学校对口西部一百所学校,派100名教师支援西部的教育工作。二是高校的对口支援。我们从西部12省、区、市各选一所高校,再加上新疆建设兵团的石河子大学总共计13所高校做为受援对象,又选择北京大学、清华大学等13个部属和其他中央部属重点学校做为支援学校,组成一对一的对口支援计划。受援的13所学校都得到了中央国债的支持,加上东部学校的对口支援,必将有力的推动西部高等教育的发展。

其次,“对口支援”也是促进教育相对均衡发展的需要。

我国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存在的主要问题之一,就是发展不均衡。北京、上海、武汉、西安等中心城市集中了一大批高校,而西部一些省份的教育资源,特别是高等学校的教育资源相对薄弱。在计划经济时代,高校相对集中关系不大,毕业生的就业主要是靠国家指定分配。与过去不同,现在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毕业生分配是双向选择。因此,现在西部的人才问题比过去严峻,在这种情况下,加速提高西部当地重点建设大学的水平是当务之急,也是教育整体发展、布局调整的一个重要内容。在去年工作计划中提出要使教育相对均衡发展,也就是这个意思。目前,北京、上海、西安、南京、四川等地方形成了一批有实力的高水平大学,这首先是国家长期投资的结果,也是各地支援的结果,当然也有学校的努力。没有国家的投资,没有各地的支援,这些学校是不会有今天这样的水平。所以,支援西部大学的发展是东部高水平大学应尽的职责和任务,也是一个学校风格、作风以及水平的体现。

二、明确“对口支援”的目标和任务

要迅速提高13所受援大学的整体水平,包括管理水平、学科建设水平、人才培养水平、科研水平,以尽快地适应西部大开发的需要。西部大开发正在全面展开,如建设青藏铁路、治理荒漠化、开发利用西部资源等等。这些都需要大量的工程技术人才、管理人才和高级技术工人。这些人才主要从西部地区产生。为西部开发培养人才,是西部学校必须承担的任务,也是西部高校发展的良机。因此,要迅速地提高这13所大学的整体水平和西部大学为当地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服务的能力,以适应西部大开发的需要。这是"对口支援"的目标。要通过"对口支援"调整受援学校的学科结构,使其适应当地社会经济发展的需要。

要为西部大学培养教师和管理人才。

通过“对口支援”工作,提高东部高校为西部建设和发展的服务能力。“对口支援”是个桥梁,东部学校搞好“对口支援”工作,就好像在西部有了一个基地。通过基地可以了解当地情况,知道当地需要什么项目,需要开发什么。东部学校就可以进一步在西部大开发中发挥作用,也可以进一步提高自身对西部学校的支援能力。

三、对口支援的工作重点

第一,受援学校和支援学校要一起做好受援学校的长远发展规划,如学校规划、学科建设等。

第二,要加强受援学校的师资培养和交流。

第三,要帮助提高受援学校的管理水平。

第四,要开展和推动合作研究。通过合作研究,既提高受援学校的水平,又开拓支援学校的眼界。

第五,要有图书设备支援西部。东部学校要在图书设备方面积极支援西部学校,要支援一些能用得上的东西,原则是尽力而行,量力而为。

四、几点要求

第一,对口支援的学校要把这项工作做为一项重要的任务纳入学校的工作日程,要有专人管理,要当成一项政治任务来做。

第二,要使学校的全体教职员工、特别是骨干教师提高思想认识。提高思想认识并不难,关键是要向大家讲道理。只要把道理讲清楚了,支援西部一、二年还是有人去的。总之,要充分调动大家的积极性。

第三,对口支援的学校要讲贡献、讲奉献、讲支援。对口支援不是一般的合作,这项任务其实质是支援。不一定给很高的待遇才能去西部地区支援,要讲点精神。支援学校也可为此设定岗位,但工作待遇不能太高,否则也可能会引起西部地区教师的心里不平衡。学校也可以将此作为考核干部、教师的一个方面。但是,我们也要相信群众的积极性,相信还是有一批人有理想、有信念。支援西部就是讲政治、讲理想、讲奉献。当然,我们也要制订一些政策,解决实际问题。否则,不利于长期坚持。

第四,要求讲实效、不搞形式主义。支援成本问题、计划项目等要制定得周密一些,然后做实。否则,就会变成形式,忙于应酬、接待,同时也加重双方的负担。要考虑支援成本和效益,要用最小的成本,发挥最大的效益,把“对口支援”搞好。

第五,要互相尊重、互相学习、互相帮助。西部的学校要向东部或西部较强的学校学习;西部的学校虽整体实力不强,但也可能有1-2个有特色或很强的学科,值得东部高校借鉴。另外,西部高校艰苦奋斗的精神,对东部高校的教师、领导也值得学习。

五、把握好几个问题

第一,“对口支援”工作要有利于西部培养人才、留住人才。教师培训基地要放在西部,开始可能还不够条件,培养不出骨干力量,但是要着力于、立足于建立西部的人才培养基地,这样虽然有些人也会走,但总会少一些。西部学校派人到北大、清华等东部学校的培训、学习要以短期(半年至一年)为好。时间长了,对西部留住人才不利。

第二,支援工作要从实际出发,特别要从西部学校的实际出发,从西部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出发。要支援应用性技术,不要把一些基础研究都引进到西部去。另外,支援学校不要把自己的办学模式强加于人,受援的学校也不要照抄照搬,要从实际出发。

第三,要创造多种模式,开拓更多的路子。大家去开拓,需要教育部采取特殊政策,开口子解决的,教育部会尽力而为。不要用一个标准来衡量东部和西部的大学,北大的讲师与西部大学的教授水平谁高谁低,不用去比较。模式也可以多样。

第四,要重点对口支援与面上工作相结合。现在一对一的对口支援是基础,面上工作主要有两点:第一点是没有结对子的一些高校,由高教司统筹安排参与这项工作,例如支援学校的某些学科可能比较薄弱或缺乏,而受援学校又需要,那就要安排其他的一些东部高校去补充其不足,去支援有需要的西部高校。可以形成一个受援学校对几个支援学校,但必须明确一个为主,即现在的“一对一”的组合。第二点是在现在试点的基础之上,还可以发动一批中部和东部的学校支援这13所受援学校以外的学校。我们号召、鼓励、倡导东部高校这样做,但不强制。

第五,要讲持续性、连续性。第一个计划至少要执行五年,至少五年之内要把责任包到底,既使班子换了,也要坚持下去。

第六,教育部将采取全面措施支持“对口支援”工作。要把对口支援的成效作为考核支援学校的重要内容。将来也可能会和拨款挂钩。另外,培养教师的任务应分散一些,不要全压在一个支援学校身上,比如受援学校要培养100个教师,对口的支援学校承担30个,其余70个分散到其他学校,每个学校3-5个,这样即减轻了支援学校的压力,受援学校又可以博采众长吸取各校的学术风格。从教育部来说,有不少项目是可以利用的。教师培养的问题大家做出计划后,一方面可以给支援的单位提出要求,一方面也给高教司写个情况,高教司可以进行一些协调工作。另外,访问学者计划你们也可以提出来,也不一定都到同一个学校做访问学者,也可以分散到其他的一些实验室里去。今年国家要重点建设西部地区高校省级网,这笔资金主要是用在西部地区高校校园网的建设上。我们还会积极引进海外资金来支持高校的建设,比如李嘉诚先生的资金。还要继续充分利用“春晖计划”,“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等措施为西部高校发展服务。要进一步推动在海外的留学人员参加西部开发,可以考虑是否有1-2长江学者计划的指标带帽下达给西部。我们鼓励西部高校加强同国外的高校以及港澳台学校的交流合作,支持西部学校向外派出更多的留学人员,国际司要统筹安排,优先考虑13所受援学校,你们可以把要派的人报出来,第一要派骨干,第二外语要过关,第三要能回来,否则是损失。在学位点的审批、重点学科及重点实验室的建设方面,会根据西部大开发的需要向西部高校倾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