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件资料 > 领导讲话 > 内容

吴启迪在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校工作新闻发布会上的讲话

浏览次数:

教育部副部长 吴启迪

2005年2月25日 

   新闻界的朋友们:

  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加快中西部地区的发展是我国迈向现代化建设第三步战略目标的重要部署。积极发展西部地区高等教育,加快培养急需的高级专门人才,是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重要任务。为此,教育部自2001年6月开始启动实施了“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等学校计划”。现有北京大学与石河子大学、清华大学与青海大学等18对对口支援学校。最近,胡锦涛总书记就西部大开发作出重要指示,强调要坚持以邓小平理论和“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为指导,用科学发展观统领西部大开发的各项工作,坚定不移地把西部大开发继续推向前进。上一届政府经过几年的努力,已经取得了累累硕果,影响将是深远的。本届政府依然十分重视对口支援工作。今天召开这个新闻发布会主要是向新闻界通报一下我们的工作情况。

  一、取得的成绩

  1.对口支援的成效是可喜的,受援学校已开始或正在孕育着明显的发展和提高。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去年年底对口支援的情况主要是:支援与受援学校签订各种协议120份;支援学校派到受援学校任教教师464人次;受援学校接受支援学校资金达513.5万元、价值1253.95万元的仪器设备2527台、市场价值1亿多元的软件28套、13.7万册的图书;支援学校到受援学校挂职锻炼34人次;受援学校到支援学校挂职锻炼65人次;支援学校在受援学校举办文化交流、报告会、讲座等529次 ;支援学校接受受援学校保送硕士生345人、博士生45人;支援学校接受受援学校本科插班生764人;支援学校接受受援学校进修、访问学者及短期培训663人次;支援学校领导到受援学校访问318人次,受援学校领导到支援学校访问341人次;支援学校与受援学校共同承担了几十项省级、国家级科研项目。这些数据还是很能说明问题的。

  除以上数字外,对口支援的成效更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1)受援学校的思想观念得到更新,学校的管理水平上了新台阶。经过几年的对口支援实践,受援学校的师生,特别是领导干部和各级管理干部的思想观念发生了变化,如宁夏大学与上海交通大学已签署了20个协议和备忘录,努力将支援学校先进的思想观念和管理理念学到手。他们在上海交通大学的支援下,先后对实验室进行了整合,施行了学分制等等。在这个过程中,他们的思想观念得到了潜移默化的更新。宁夏大学深切地感受到,思想观念的转变和管理理念的更新极大地推动了学校各方面的改革,对宁夏大学的长远发展将产生深远的影响。积极进取、不甘落后、博采众长、快速发展的思想已经逐步成为对口支援工作中受援学校思想观念的主流。

  (2)受援学校的学科建设和科学研究有了可喜的进步。各支援学校均对受援学校进行了大力度的学科建设支援,主要表现为:发挥支援学校的长处,与受援学校共同遴选重点援助的学科;联合申报科研项目,推动受援学校科研水平的提高;有的受援学校还在硕士、博士授权单位方面实现了零的突破。如浙江大学与贵州大学联合申报的“中国西南喀斯特山区高效生产优质牛奶、牛肉配套技术研究”项目,获科技部攻关课题,得到重大项目资助,总经费达300余万元,并获当地政府的配套经费。西南交通大学支援西藏大学建设工学院,使西藏大学工科学科及专业方面有了跨越式发展。2003年7月5日,西藏大学工学院建成并正式挂牌,学院共建立了交通运输、土木工程、建筑学和信息工程四个本科专业,使西藏大学有望在近几年内便可以培养出西藏建设和发展急需的工程技术人才。

  (3)受援学校师资队伍的建设速度得到快速发展。对口支援的中心任务之一,就是培养受援学校的师资队伍,提高他们的教育教学水平。一个大学要发展,大楼是需要的,但最需要的是要有好的师资。对口支援中采取了多种形式和途径加快受援学校师资队伍的建设,如支援学校通过派遣优秀教师到受援学校任教;接受受援学校教师进修;接受优秀本科生插班学习或借读;对受援学校教师进行硕士、博士研究生的培养等。通过这些措施培养了受援学校急需的教师,提高了相应的师资队伍水平。特别是石河子大学、宁夏大学、青海大学、喀什师范学院等新增博士、硕士学位授予单位的受援学校,实现了历史性的发展,为学校师资队伍的建设创造了更好的环境。

  (4)通过对口支援,受援学校的学术气氛空前活跃,教师的教学积极性和学生的学习积极性大大提高。如北京大学对石河子大学开展的“文化西援”系列活动,先后派21位教师在石河子大学进行了50场讲座和报告,师生听众达2万余人次。清华大学在青海大学举行了46场讲座和报告,听众达8000多人次。

  (5)受援学校管理队伍建设得到加强。一个学校能否运转得好,与管理水平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许多学校把加强受援学校管理队伍建设作为支援的重要内容,采取多种形式和途径培养干部,提高干部的管理水平,如双方互派干部到对方挂职锻炼,受援学校有组织地、成批量地派干部到支援学校短期学习和考察,有的支援学校还将自己优秀的干部调往受援学校,全身心地为受援学校服务。典型的事例有清华大学的李建保同志调任青海大学校长,浙江大学的陈叔平同志调任贵州大学校长;北京大学的赵杰同志长期到石河子大学挂职副校长职务,西南交通大学派该校土木工程学院副院长罗书学教授担任了西藏大学工学院首任院长。这些措施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到西部受援学校工作的同志的无私奉献和辛勤的工作,为对口支援工作开创新局面发挥了积极的作用。

  在支援学校中,清华大学、北京大学、中国农业大学、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师范大学、西南交通大学和华东师范大学的对口支援工作成绩突出,因此得到了中组部、中宣部、教育部等七个部委办的联合表彰,获得了全国学校对口支援工作先进单位称号。同时,还涌现出一批先进个人,北京大学赵杰教授、清华大学宋烈侠教授、复旦大学董宏乐副教授、华南理工大学洪潮兴教授、西南交通大学周本宽校长和南开大学乔明强教授获得了中组部、中宣部、教育部等七部委办授予的全国学校对口支援工作先进个人称号。

  2.以上成绩的取得是各级领导高度重视对口支援工作的结果。

  应该说这些成绩的取得,是与各级教育部门重视对口支援工作密切相关的。但具体工作是各个学校做的,学校的重视程度至关重要。各个学校都成立了以校领导为主的专门领导小组,并且设立了形式不同的对口支援机构。学校一把手亲自抓这项工作,许多学校取得了重大成绩。有的学校还划拨了专门经费用于对口支援。有些学校把对口支援工作纳入到自己学校整体规划当中,作为自己长期的重要任务来抓。这充分体现了学校领导的政治觉悟和大局观念。这是党交给的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所以各校均扎扎实实地落实各项工作。应该说这就是我们取得可喜成绩的非常重要的原因之一。当然从受援的学校来说,自己充分利用对口支援机遇,快速发展自己,也是取得这些成绩的一个重要原因。

  二、今后的任务

  首先,对口支援工作是我们长期的任务。

  虽然我们在启动对口支援工作时,将该计划实施时间确定在“十五”期间。但是从现在来看,在“十一五”期间以及今后相当长的时期里还得进一步强化对口支援工作。随着西部大开发和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快速发展,对口支援工作一定会是一个长期的任务,所以对这一点我们是有清醒认识的。我们也要求参与对口支援的高校,特别是支援学校要不断反思自己的工作情况,因为支援学校都是国家的一流大学,他们得到了国家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支持,他们有责任去帮助西部学校发展。当然,客观困难大家都有,比如经费困难。虽然如此,他们还是要承担起应有的责任,要作为一种政治任务来看这个问题。大学的功能之一就是为社会服务,所以他们要把对口支援工作看成自己的使命。努力做好这项工作,应该说是支援学校自身价值的体现和延伸。另外,东部一些学校的师生可能不了解西部是什么样的,通过对口支援的交流,让他们去西部看看,他们会更深刻地认识西部,这对我们名校的教师和学生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和学习的机会。对于促进高等教育均衡发展,乃至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是很好的推动。

  其次,用科学发展观不断推动对口支援工作落到实处。

  1、要认真执行支援学校和受援学校双方所达成的支援协议,不断推动对口支援工作向前发展。

  对口支援双方根据需要与可能,采取积极的态度所形成的协议是落实对口支援工作的基础和具体执行对口支援工作的依据。支援学校要积极主动地发挥自己的优势,从西部地区及受援学校的实际情况出发援助受援学校。早在2001年7月,至立同志在“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重点建设高等学校座谈会”上的讲话中,就明确指出:“支援工作要从实际出发,特别是从西部学校的实际出发,从西部经济发展的实际需要出发。”这就需要我们研究西部经济发展的具体情况,也就是说支援的内容应该符合当地的需要,这样支援工作可以落到实处。受援学校也要发挥主观能动性,要科学合理地提出自己的要求。西部受援学校承担着为区域经济发展提供人才资源支持的任务,要科学合理地提出自己的目标,不要盲目地去攀比一些不现实的东西,或者向支援学校提出一些让支援学校难以支持的东西。受援学校不应是被动的,在工作过程中应积极主动。总之对口支援双方要用科学发展观推动工作的深入开展,要采取积极的态度,实事求是,深入调查研究。双方友好协商形成的协议是推动对口支援工作健康发展的基础,双方认真地执行这些协议就能将对口支援工作落到实处。支援与受援双方要根据新情况、新任务,不断地形成新的对口支援协议,使对口支援工作长期、稳定、协调、健康地发展下去。

  2、对口支援工作已经进入实质性的阶段,工作重心要下移是做好对口支援工作的关键。要使对口支援工作落到院系、教研室以及具体人员层面。过去几年,凡是取得很好成效的学校都是这样工作的。比如像中国科技大学支援西南科技大学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又如清华大学的教授团的模式等等。

  3、加强管理。管理是对口支援工作健康协调发展的又一关键环节。从教育部来说,我们有具体负责对口支援工作的机构,我们每年都举办“高等学校对口支援工作管理人员培训班”,并且及时把有关信息上报给领导和下发到学校,协调对口支援中的各项工作。我们已经完成了教育部与李嘉诚基金会共同实施的“西部地区十四所重点建设高校重点课程教师岗位计划”,完成了与甲骨文公司联合培训西部地区50所高校计算机教师工作。对口支援学校双方都要建立起良好的对口支援管理制度,探索有效的管理办法。每年定期召开由双方主要负责同志参加的“对口支援年度工作例会”就是一个很好的办法。上海交通大学、北京大学等高校在这方面已有了几年的实践,效果很好。

  第三,在以往工作的基础上,为了适应西部大开发新形势发展的要求,我们正在积极考虑对口支援工作今后的工作,初步拟定了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等学校的扩展计划和设想:

  1、在今年内,将新疆、西藏两个自治区的全部14所本科院校均实现对口支援(现有6所高校已经实施了对口支援)。

  2、2006-2007年,将内蒙古、宁夏和广西三个少数民族地区的20所本科院校实现对口支援(现有3所高校已经实施了对口支援)。

  3、在2010年以前将西部其它7个省市的100多所本科院校实现对口支援(现有7所高校已经实施了对口支援)。

  在此需要特别说明的是,教育部实施的这项对口支援工作采用的是一对一的原则,即一所支援学校对口支援一所受援学校。其优点是任务明确,职责清晰,可使支援学校全力以赴完成其任务,为了使对口支援工作能长期稳定的坚持下去,有必要坚持一对一的原则。与此同时,一对一的原则也存在不足,主要是因支援学校学科等因素的限制,支援学校不能完全满足受援学校的要求。因此,教育部欢迎和支持受援学校与其它高校进行广泛的校际联系,从而得到更多、更有效的援助。另外,在特殊情况下,对个别受援学校,教育部也考虑安排第二所支援学校。最近我们就根据新疆大学和石河子大学的特殊情况,增加武汉大学和天津大学分别为新疆大学和石河子大学的第二所支援学校。

  总而言之,我们坚决贯彻执行中央西部大开发的战略决策,坚定不移地做好对口支援西部地区高等学校工作。在通过一定规模的试点性工作基础上,总结经验,不断推动对口支援工作深入发展,提高工作质量和效益,不断扩大对口支援的规模,努力开创为西部大开发提供留得住、用得上、质量高、数量足的高级专门人才的西部高等教育的新局面。

  今天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责任编辑:臧文丽)